那一夜,我们拉着2000箱药品进武汉女人

2020-04-13

  

葱香热辣的热干面气息,从刚刚复工的街边小铺里飘散出来,久“宅”未出的人们开始推开家门舒活筋骨,武汉的城市活力值正逐渐恢复。而那些为这座城市的重启而奋斗的身影,从未远去。许多之前和武汉没有什么交集的人,在全民战“疫”的历史性时刻,也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独特经历。

戴建元是一名司机。1月22日晚,武汉封城前夜,他和同事从700公里之外的江苏泰州出发,千里奔驰,将急需的药品送往荆楚大地。17年前,他给全力抗击“非典”的北京送过药;17年后,56岁的他又带着同事一起,把车开进了武汉。

戴建元口述称,自己是扬子江药业集团车队的一名驾驶员。雷神山、火神山以及各方舱医院,都用过我和同事们运去的药物。他说,武汉“封城”那日,我和同事连夜带着2000箱抗疫药品进入武汉城区时的场景,那空荡的街道,呼啸而过的救护车,还历历在目,恐惧与勇气在内心深处不断搏斗的感觉,也记忆犹新。

“其实这不是我第一次参加这种紧急支援任务了。17年前‘非典’时的进京证明,到现在我都保留着。”戴建元表示,没想到17年后,我和同事们又一次参加了疫情支援活动。我们没有人退缩,在岗的十多名驾驶员和管理人员全部报了名。

1月22日晚上8点半,距离接到药品支援商函不过5个多小时,包括戴建元在内的3辆车组成的车队出发了。考虑到武汉的病毒感染情况,扬子江药业给每人都备了足够的口罩。另外还带了消毒液以及方便面、饮用水等,打算一路上吃饭、休息全在车上,尽量减少与外界的接触。

“我们一行7人,我56岁算最年长的,其余最年轻的也有30岁,都正处于父母日渐年老而子女又尚未立业的年纪,是家庭中的顶梁柱。但在这种时刻,大家都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。”戴建元说,安全员徐猛是第一个报名的,汽修师傅严章平有30多年的经验了,是一名退伍老兵,平时有重要任务,他是当仁不让的最佳人选。然而那段时间他的岳父病重,母亲也在住院,大家都想照顾他一下,严师傅却主动要求跟随车队进行保障工作。

“说不害怕都是骗人的,”戴建元回忆说,但我们送的是疫区急需的药品,而且个人防护做好,还是一定可以顺利完成任务的。为了缓解气氛,我们还打开车上的收音机,又唠起家常,尽量让自己忘记正接近疫情最严重地区、面临危险,只把它当成是一次普通的运送任务。

到达武汉做交接时,对接的工作人员始终和这些车队司机保持一定距离。戴建元说,他们告诉我们现在是特殊时期,不方便接近,也提醒我们要提高警惕。后来车队的同事们还一直跟对方保持着联系,得知大家都安然无恙,我们心里也多了一丝欣慰。

“其实我的同事们比我行动得更快。”戴建元称,公司固体制剂的1号车间一直没停工,加班加点;生产抗病毒药品的口服液2号车间,在一天之内召集到符合疫情防控和生产操作条件的员工145名,采取封闭式管理,保证了疫情期间的市场供应。之后,随着火神山、雷神山及各方舱医院陆续投入使用,集团通过一级经销商获得武汉防控指挥部下发的采购指令,多次准备药品送往武汉,并确保货源充足。

戴建元同事称,“人手短缺时,无论职位高低,只要一声吆喝,每个人都是临时装卸员,只要一线需要,人人都能快速返岗,投入工作。” 现在武汉终于“重启”了,戴建元表示,还想再去武汉看看的,在路边随便找人聊聊天,听他们讲这么长时间的经历,赏赏樱花,逛逛汉正街,看看黄鹤楼。

1
3